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股

代表萌娘星纪第299章太公来访

2020-09-21

萌娘星纪 第299章 太公来访

陈默也想知道知道这人仙到底有多厉害,还以颜色,他扔出的七颗石头灌输了乾坤一气和玄武之力,沉如泰山。

洛常卿看出不对劲,但也不好用其他手段去接,否则自己就输了,男人眉头一拧,提起法力也学着陈默手一挥,先天罡风从掌中而起,试图将石头揽入掌心。

哪里料到,石头重如铅块竟纹丝不动。

不妙。

洛常卿硬着头皮一接,瞬间就感受到石头上带来的强大压力,乾坤一气僵硬了洛常卿的行动,玄武之力又有强大无匹的压力,登时就让洛常卿面色一变,不由退后几步。

抓住石块的手在发抖,洛常卿勾起强硬的笑容。

江烟雨惊讶看着师哥居然被陈默用石头打退,下巴都要掉下去了。

师哥洛常卿可是三千剑海里七大真传弟子,仙魂九转距离地仙只有一步之遥,实力深不可测,而他修炼的先天罡风采太行山太古龙海神风而炼,天地草木皆能在他手中成为锋利兵器,可以说先天罡风比飞剑还要厉害。

没有想到陈默不但能纹丝不动的接下还能反击回去让师哥吃亏。

这男人妖孽啊。

石头在洛常卿手中化为粉尘,洛常卿竖起拇指,打趣道:“幸好你没有答应去三千剑海,否则我七大真传的位置就不保了。”

陈默觉得他为人虽然有些桀骜不羁,心地似乎不坏,外表也看不出他的城府来,但是越是玩世不恭的人他的内心往往越深不可测。陈默也觉得彼此关系没有必要闹的这么僵:“我拥有玄武真灵,刚才动用了玄武之力,常卿兄能接住也是让我很佩服。”

“四圣兽‘玄武’,天下闻名,能得其一便能和星将一较高低,看来常卿输的不冤。”男人笑道。

江烟雨也是温和打了个圆场,化解尴尬的气氛:“常卿师哥你也别谦虚了,你仙魂九转已经快得道元神,如果你全力施展,你们肯定要斗好几天了。”

女孩话锋一转,又对陈默之前提出的疑问一一解答:“人皇之上便是人仙,人仙修炼仙魂一共有九转,仙魂九转后便能成就元神地仙。”

“星将的星力太强,又有天地玄黄,所以也不好对应。勉强的话,人仙能在黄庭境下全身而退。”

“修士修炼到最高是不是能和天星,紫微星抗衡了?”陈默问。

“不可能的。”江烟雨泛起苦笑:“陈默,你有所不知,修士人仙九转升入地仙,还有元神七解,之后还有混元三境,天尊七劫……每一个境界都难于登天,稍有差错就会形神俱灭。可是就算升到天尊那也不过是相当于天星最基础的真凰境罢了。”

陈默听到她的话一阵心寒。

这么说的话,修士修炼一生都不可能超过星将了。

“也不是这么绝对,星界如此之大,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神通,毕竟娘山都是星将无法企及的一界,那‘千年一梦’的苏眠不就是能和星将抗衡吗?”洛常卿掸了掸衣衫尘土。“好了,烟雨师妹,我们先走吧,不要打扰他了,我也不能在外星域待太长时间呢。”

“嗯。”

“陈默,你保重吧。”

陈默作揖,目送他们离去。

“可惜啊可惜。”洛常卿在飞剑上看着陈默的身影倍感惋惜。

“师哥对他惺惺相惜了?”

“想不到他能在外星域得到玄武,有如此机遇以后必能立下大业,可惜他太不明智得罪了十六星侯之一。”洛常卿眼中有点嫉色,如果那玄武能给他的话,他一定可以蛰伏内星域创造自己丰功伟绩。

“不过算了,内星域里杰出的修士不少,得罪星将从来都是天才陨落。”洛常卿不再去想。

江烟雨并没有告诉他陈默拥有伏魔真灵的事情,否则这位师哥恐怕就不会这么平静了。

……

西龟岛,东麟剑宗。

自从东华剑宗覆灭后,陈麟便接收到了整个西龟岛,剑宗余下弟子大多留下来,一如往常那样在剑宗里忙碌。

除了这些基础修为的弟子,有些大雷劫顶级得知陈默杀死桓温也慕名加入了东麟剑宗,再加上又有长安府鼎力相助,别看东麟剑宗成立不到一年,但兴盛程度却比以前更甚。

陈默到东麟剑宗时便看到人来人往,有些弟子不认识还没当回事,认识陈默的修士立刻敬畏的施以礼节。

“想不到堂堂四大剑宗之一竟然就这样物是人非了。”陈默看着东华剑宗剧变双方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不由发出感慨,曾经来过东华剑宗仿佛就在昨天一样。

秦微雨优雅的锊着一缕青丝,“你很怀念以前的剑宗吗?”

“这倒不是,他们也是咎由自取。”陈默说:“不过想到一个大剑宗就是因为得罪你便覆灭,觉得星将真的太强了。”

东华剑宗四大老祖死在祭典上,不然东华剑宗未必会覆灭那么快。

陈默也不是来触景生情的,这次来东麟剑宗除了拜访二哥外就是来潜龙潭看看,看了一眼怀里的念幽,陈默心中一绞,小念幽如今昏睡已经一年有余了。

潜龙潭和当初并没有太多改变,但是秦微雨看着平静的潭水则有些沉重。

“微雨,当初你被逼跳入潜龙潭里看到了念幽异象,是怎么回事?”陈默问她。

秦微雨重复了一次那天经过,跳入潭水后,秦微雨便感觉到整个深潭泛起一片黄光,潭水好像消失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景象就和当初念幽使出星名之力一样的景色,只不过更加壮丽和真实。

巨大的黄龙在玄黄世界里腾飞,一名轩冕华服的女孩背对着她站在黄龙下。

“念幽的星名超乎我们的想象,恐怕在外星域是没有办法让念幽好过来。”秦微雨说。“在那个玄黄世界,我领悟了新的玄阶,非常自然的领悟了。”

陈默面色凝重,念幽蜷缩着身子。

“内星域里有什么办法吗?”陈默问。

“你确定要带念幽进入内星域吗?”秦微雨黛眉一蹙,这并不是好主意。

“念幽星名很神秘,若是中央星域得知,结果很难预料。”

“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念幽就这样。”那次掉入寒潭后,念幽的气息好转一些,游离在半梦半醒之间,可越是这样反而让陈默越觉得痛苦。

秦微雨也将念幽真的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到她这样子也很心疼,原本要离开尾火星域的打算也一直搁浅了。

“或许可以去‘医家’看看。”秦微雨想了想,百家之中医家擅长医术疗伤,一些星将奇难怪症都能治好。

“也好。”陈默打定了主意。

“你现在也根本去不了内星域吧?”秦微雨看着这个男人。

陈默从江烟雨那也知道去内星域的途径,“微雨,你有没有办法弄到破界令?”

“破界令?”秦微雨摇头。“不过我有一枚通界令,你我可以一起去,只是需要两千星元。”

“看来最快的途径就是想办法赚点星币。”长安府殿下,尾火星域第一修士第一次觉得没钱真苦逼。

“你不是得到很多玄武甲砂吗?拿去制作几件防御制品,应该可以卖出不少价钱。”

“嗯。”陈默点头。

“等你再将第一把飞剑打造出来,我们俩再一同去内星域吧。”秦微雨说。

“那好。”

得知事情似乎有些转机,陈默心情好了不少。

“殿下,少夫人,宗主有请两位去沧海阁。”一名剑宗弟子前来潜龙潭禀告。

陈默应了声,收起纷扰的思绪,和秦微雨一同离开了潜龙潭。

沧海阁依旧如第一次东华真人那样气派,只是坐在位子上的不再是那个心机深沉的老者,而是一位英俊的青年。

“四弟你们来了。”陈麒上前打着招呼。

陈默和秦微雨坐下后,宁小缘也端茶上来,“陈默哥,姐姐请用茶。”

“小缘你也在啊。”陈默意外的说。

“嗯,小缘是东海人,就帮陈麒哥打理一下剑宗事务。”宁小缘小声的道。

“辛苦你啦。”陈默喝着茶。

秦微雨捅了捅他,示意陈默。

只见宁小缘给陈麒沏上茶水时,开朗的二哥居然有些羞涩,手忙脚乱,将茶水倾洒了出来,宁小缘也比见到时更加害羞,陈麒慌忙的道歉急忙去擦拭女孩衣衫。

两人羞赧无措,让陈默哑然失笑。

二哥想不到也有今天。

“陈默哥,你们先用茶,我先去忙了。”宁小缘低着头匆匆跑开。

“二哥,你以后可要对小缘好点,否则我可不饶你。”陈默嘿嘿一笑。

正在出神望着宁小缘离去背影的陈麒回过魂来,也是面带羞涩。“小缘妹子真是二哥我所见过女人最与众不同的。”

“小缘很单纯,你别做出伤害她的事情。”陈默不由提醒,他真的将小缘当做妹妹,不希望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四弟,你放心,我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陈麒非常认真的承诺。

“念幽妹妹还没好吗?”陈麒又问道。

陈默摇头:“不过我已经打算去内星域看看。”

“内星域星将无数,你要担心。”陈麒嘱咐道:“念幽妹妹这么可爱,一定会有办法的。”

兄弟俩正聊着,忽然一个悠悠的女声音仿佛自九天而来,在沧海阁回响着。

“去内星域也治不好她的,还是交给子牙吧。”



四平白癜风权威医院
怀化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贺州白癜风专科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