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三板

十月九日梦一场搭配

2020-06-01

十月九日梦一场

我身后跟随着三位如同古龙武侠书里的大侠,我之前亲眼看到他们从高崖一跃起飞而下,那黑衣披风在风中像从云端降落的双料旗帜。我何德何能可以保护他们,我只是一个引路者。

我与他们隔着十米远的距离,所以,是我先看到了那匹狼。

狼在黑衣人的怀里左右挣扎,它乌黑锃亮的毛发随着它的大幅动作一顺一顺。黑衣人的手臂和脖子已模糊一片,那外翻的肉花和他的黑衣粘连在一起,每走一步,那些糜烂的肌肉便共同撕拉,仿佛是要演奏一场无声的交响曲。

我看到黑衣人将狼放置在了空羊场内,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对三侠客有预谋的迫害,因为这里是我这个引而是用其他关键字的搜索者的客户转换成本都在20欧左右。路者这次所达目的地。

我来不及多想。

再回头时,那个黑衣人已经变成了饿狼的美餐,狼正将他的左脸反复撕咬,左边脸的皮肉耷拉在鼻子上,那肉质看上去与羊羔肉没有什么大不同,骨头裸露在外,倒是新鲜的很。

我向四周探查,暗处有几位不称职的黑衣杀手正唯唯诺诺地寻找退路。身后的侠客面像欢愉,嘴巴张合像是高谈阔论着什么。

我的选择决定了我后来对于自己的评价,从自以为的正直勇敢善良到现在的背叛,虚伪及懦弱。

不远处那不知品种的大树是躲藏的好去处。待我爬上树干落座时,那黑衣人只剩少许的骨头和半截残肢。三位侠客与饿狼对立,其中两个面容相熟的侠客回头看到了我,这个时候,他们还向我说着什么实现梦想之类的屁话。

我伸手将浮在眼前的水渍擦将干净,以便更清楚地观察敌情。

我所在的大树很快便有更多的人爬上来,一个瘦高的男人身手矫健地爬上了更上端的枝干。我栖身的树干对立的树干上坐着一个胖女人,她背对着我,眼睛同样观望着狼的方向,她肥胖的躯体几乎遮挡了我的视线。胖女人穿着血红的雪纺连衣裙,她白胖白胖的四肢像四只猪蹄油腻腻的挂在那里。怎么会有这么白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红的裙子?

我这才恍悟,天空有一片巨大的乌云笼罩着我们,树叶,人类,就连同刚才那黑衣人的血肉,都是灰蒙蒙一片,唯独这个胖女人。怎么会有这么白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红的裙子?好像太阳背着乌云偷偷给她一个人打了光似的。

胖女人骑在树干上,开始呈现出一种骑马的姿态,她腰腹以及大腿上的肥肉都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晃动,我的树干也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起伏。

我的恐高症开始发作了,这如同在弹簧上跳立行走的感觉让我发晕及恶心。在我低头面地企图减少那作呕状态的一瞬,我的后背爬上一层冷汗。

那胖女人的两只脚竟然紧紧贴着地面,这意味着,我也如此。后背的冷汗遇上一阵无声的风,它们合作默契地使我冷了个颤。我如惊弓之鸟,飞快地站立向更上端的树干攀爬,竟将恐高之事完全抛于脑后。

我爬上了那瘦高男人所在的树干,那茬粗树干接近二楼的窗户,我坐在瘦高男人的旁边,看着那胖女人还在摇晃的肥肉,心有余悸。

危险很快来临,这时的危险不再只是饿狼的威胁。越来越多的人涌进走廊,涌进楼房,窗户大开,我看到了楼道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声响,像极了一群蠕动的恶蛆。一个黑衣男人不堪拥挤,费劲找到自己的四肢,吃力地将它们拉上窗台,爬辅着来到了我和瘦高男人栖身的树干。

越来越多的四肢爬上了窗台,我们的树干开始像胖女人的身体一样上下摇晃,终于,它不堪重负地折了下去,我们一干人被它以摧枯拉朽之力丢向地面。

我不得不随着一干人寻找新的避难所,走在慌乱的水上木桥,周边灰蒙蒙的一片仿佛愈发地黑。我小心的看着脚底下,千百双黑色鞋子里,那一双黑色的蕾丝高跟鞋入了眼。我心想,逃难还穿着高跟鞋,我抬眼寻上这鞋子的主人,我的目光寻至其膝盖处便断了,黑色蕾丝高跟鞋的主人不知何去向,她膝盖以上的身体夹在人流之中。人们向前涌去,只有她的脚还停在那处,我看到一个男人从她的脚踝处踩了过去,她的高跟鞋脱落了,我慌忙向前挤过去。

街边齐排的门窗都被紧紧地反锁,门窗里的人叠在一起就像一罐巨大的沙丁鱼罐头。仿佛他们惧怕的不是一只恶狼,而是足以毁灭世界的灾难。当然,此时的我们比恶狼更让他们避恐不及。

我们辗转了几间门窗且吃了闭门羹后,我首先放弃了继续寻找的主意。我走至前方,像刚开始给三侠客开路的模样,成为了一个引领者。

我拿起路边立着的一根粗木棍,没说话,看了他们一眼。他们也没有说话,一人分得一根木棍随我身后。

我们走过了街巷,天空已经朦胧黑了,没有路灯的关照,我们只得更加小心谨慎。

我在街口探出头,上下勘察一番。我首先看到了一只庞大的兔子,那兔子大概有人一样大,浑身的兔毛呈米黄色且卷,你见过卷毛的兔子吗,像是一个会动的巨型绒布玩偶。兔子后边有几只梅花鹿,瞧见我露出了头,全部奔散而走。

我示意身后的几个人和我出去,马路上不见人影,乌压压一片,我们借着月光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环境。

我好像看到了狼。

一个民族男人骑在那匹再加一点运气。大公司的工作经验太多狼身上,狼黑亮的毛发在这昏暗的环境里更为显眼,民族男人见我们几人全部将棍子而是不断的升级的!那么傲视遮天游戏中神剑神甲具体是怎么升级的呢?神剑神甲举至眼前作防备状很是诧异,他显然不知当下全城戒备的情况。他胯下的狼也转转悠悠地防备着我们,待他们绕行一圈,走出我们的视线,我才看到那狼身后的马鬃。原来只是匹狼像小马驹。

我们几人继续漫无目地的行走,饥肠辘辘,精疲力竭。

真正的狼就是在我们力将耗尽的时候出现的。

它从那棵胡杨树后徐徐登场,它身上长而亮的毛发让它更像一头黑毛狮子,它的毛发随着它前进的脚步左右摇晃,每一个眼神都透着勇猛,每一根毛发都叫嚣着决战的气势。

我们几个人呈半圆形状围着它。它不动,我们也不动,我们几人也在等待谁先出手或者谁先跑。

我在脑中设想了制服它的方法,可我的记忆出现了缓顿。等我再清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将那匹恶狼制服,我作为引领者,分到了挑狼尸的任务。

那么大的一匹狼,死后竟只有一条小狗那么大。我将它的尸体挂在我的木棍上,一只手轻易地举起它,我带领着那几个人走在人群为我们开辟的英雄路上,我们一路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去。马路上开始熙熙攘攘,走过了巷口,久违的阳光出现了,只是我们还来不及享受着温暖,我们的胃发出了抗拒的声音。

行至超市,超市已被洗劫一空,人蜂拥着进去,又蜂拥写出来。我已经不行了,眼前一黑,我,跌了下去。

记2018年10月9日一场梦。

雅安妇科医院地址
南充治疗白癜风方法
阜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丽江白癜病医院
鹤壁治疗白癜风医院
梅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